第100章 自家人,不必客气!

    等人都忙起来,白弯弯看了一眼身边,顿时觉得空空不已。

    白灵被安排去照顾那个白弯弯,因为对方的身份有些特别,不好随意安排。

    毅叔是父亲的管家,自然要贴身跟着,她这边本还有白平与白肆,现在两个人一忙起来,顿时只剩下自己。

    “哼哼!”

    就在白弯弯决定去找一下白灵时,白软从一侧不爽而闷闷的走出来,看到白弯弯,傲娇的哼了哼。

    白弯弯看向白软,眉眼明亮温润。

    “哼,我可不是自己愿意来的,是肆姐跟平哥,让我在他们不再的时候,盯着你的。”白软傲娇的哼哼道,小表情那叫一个可爱。

    “你这般模样,可比你之前故意尖酸针对时可爱多了!”白弯弯微笑着看着白软,特别喜欢白家这样万众一心的氛围,走过去一把打赏白软的肩膀道:“准备一下,我准备去拜访卫家。当然,主要是去看看卫云靖跟卫今歌,你说我们要准备点什么?”

    “见同辈没有那么麻烦,只是卫云靖哥哥身体不好,我们带一些医疗用的东西就好!我记得库房里,有一一株野生的人参,倒是可以带上。”白软虽然各种不喜欢白弯弯,但是真的面对事情的时候,却又尽心尽力。

    就像哥哥姐姐们说的。

    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家,白弯弯不管她什么身份,她姓白,是家主承认的白家人,就足够了。

    “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做。我去换件衣服,另外联系一下今歌。”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白软娇娇哼了哼,便去忙碌了。

    这边。

    白弯弯回房间换了一件衣服,出门时看到听到动静探出脑袋的那个白弯弯,微笑着道:“我已经调查到阿野的身份信息,已经让人去找了。等有消息,我就通知你,你乖乖在家,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白灵。等找到阿野,之后在商量一下你的以后。”

    对方听到白弯弯这么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乖巧听话的连连点头:“嗯。”

    “我有点事情,先走了。”白弯弯摸了摸对方的脑袋,想到对方也是无辜,气息柔和了下来,对着白灵道:“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为小姐分忧解难,是白灵应该做的。”白灵说道。

    “东西我已经拿到了,什么时候走?”白软带着包装好的人参,远远的站着,看到那个白弯弯,还有一侧悄悄探出头的苏醒醒,脸上便露出一个不太喜欢的表情,“走了走了,真不知道,你跟他们有什么话要说?她们也值得你态度那么好?”

    白弯弯看着性格直的很,喜恶十分明显的白软,轻轻道:“你别这样对她们。对她们而言,有些事情,她们没有办法选择!”

    “有什么不能选择?”白软哼道。

    “不是谁,都生来如你一样,拥有强大的白家作为后盾!”白弯弯轻轻道。

    白软听到这句话,回头看了一眼她们,依稀间,似乎有些明白,但明白归明白,她还是不喜欢道:“我就是觉得做自己就挺好的,做为什么非得弄成别人的模样!”

    “我也觉得做自己就挺好的!”白弯弯微笑着说道,对于白软有着这样的认知,挺欣赏。

    两个人一前一后入了飞艇,白弯弯开始联系卫今歌,这边约定好,断了通讯。

    白软才问道:“你是怎么跟他们认识的?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高冷。”

    “我要不是白家的人,你对我难道就不高冷?”白弯弯反问道。

    “为什么你不愿意说,有秘密?”白软问道。

    “姑且算是吧!”白弯弯道。

    “哼!亏我们都已经把你当白家人,但你居然有秘密!”白软哼道。

    白弯弯摸了摸白软的头,对方躲开白软的手:“别摸我的头,长不高的!”

    白弯弯轻轻笑了笑:“言多必有失,有些事情,带成功之后说出来,便是无所谓的陈述,可未曾成功之前,任何意义上的说出来,都代表着变数。”

    白软蹙眉,似解非解。

    白弯弯看着白软,唇边的笑容,渐渐带上了坏坏的味道,道:“况且这世间所有的事情,聪明的人,不用问就知道,不聪明的人,你说了,她也不懂。”

    白软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她鼓起腮帮子,瞪圆了眼睛看向白弯弯:“你,你,你拐着弯儿说我不聪明!”

    “嘿,听出来了?”白弯弯笑道。

    “白弯弯,你过分了啊!不能仗着大家都姓白,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就这样欺负人。”白软气哼着,觉得自己更加讨厌白弯弯了。

    白弯弯轻轻的笑了笑:“其实咱们小软还是很聪明的,十六岁的小姑娘,甩那些三十好几的人,远了去了。”

    白软被夸奖,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开心,但是被夸奖的开心,还是叫她心情愉悦。

    两个人这般说着,飞艇飞到了卫家,因为提前打过招呼。

    卫今歌一早就在门口等待。

    “今歌。”

    白弯弯笑看着卫今歌,热情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弯弯。”卫今歌看着白弯弯,也是露出一抹笑容,随后看到白软,打招呼道:“白软也在!”

    白软有些受宠若惊,却保持着白家人的姿态,矜持的点点头:“嗯,我陪弯主来的!今歌姐姐好!”

    “走。”卫今歌说道。

    “伯父伯母在没有?我先去拜见一番。”白弯弯询问道。

    “我爸妈不在这里,等他们回来,我在介绍给你介绍他们。他们也很想见见你呢!”卫今歌微笑着说道。

    “云靖的身体可好?我之前听说,接受了治愈,情况如何?”白弯弯询问道。

    “接受了治愈能好一些,另外也多亏了你,因为你的,我们发现了很多弊端,避开这些弊端,哥哥的身体好了很多。”卫今歌感激的说道。

    “云靖的身体在痊愈就好。千月很是担心,这次我出来,还专门叮嘱我们,代替她过来看看他。”白弯弯说道。

    卫今歌点头:“我知道,我嫂子说了,不仅如此,我哥跟我嫂子还说了,他们之间还得过感谢你,不然的话,他们只怕还有的折腾,到那时……”

    “怎么会呢?没有我,他们也一样好好的。要知道,彼此相爱的人,是不会真正伤到对方的。”白弯弯微笑着说道。

    “总之,苦尽甘来,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卫今歌说道。

    “嗯。”白弯弯应道。

    “对了,如今你身份已经定下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这边听说几个顶尖学校为了你入哪一个学校,专门展开了一场面对面的会议,据说会议吵的超凶了。”卫今歌说道。

    “哎?还有这种事情?我倒是真的没有听说过?具体怎么回事?”白弯弯惊讶了一下,询问道。

    “好像是秋老跟顾老,想要把你收入帝国军校,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军需处的军需学校也加入了其中,然后便是我们古姓氏们联合创建的古校,主要就是这三方,倒是你,什么想法?”卫今歌问道。

    对于三个学校都这么抢着白弯弯,卫今歌自从知道白弯弯的特别,就知道这一切必然都有理由。

    “说起学校的事情,我还正在考虑。我的体质你也知道,机甲武斗一类的专业与学校,必然是上不了的,毕竟再练对你们而言,也是战五渣。”白弯弯没有半点芥蒂的笑着自己揶揄道。

    “按理来说,你应该入古校,其他学校也没有话说。不过秋老与古老的参与,惹来了注意,军需处自然也不可能放过你。”卫今歌说道。

    “对了,我记得三皇子殿下,是不是与军需处很是有些关系?”白弯弯询问道。

    “嗯。三皇子的生母,嫁给的军需处的一位处长,且育有一子一女。原本对方这一脉是帝国那边的存在,但是后来因为一些缘故,皇上就与之疏远,而对方也就如今更偏向军需处。”卫今歌提起这些事情,并不隐瞒的对着白弯弯说道。

    “我就说呢。目前为止,我应该没有引起军需处的注意才对!”白弯弯说道。

    “你与三皇子不对付?”卫今歌问道。

    “不是我与他不对付,是他与我不对付。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白弯弯摇了摇头,立刻就分析出三皇子现在的尴尬身份,眸光一转,“你说三皇子的母亲有几分真心支持三皇子?”

    “没养在身边,自己身边又有更为出众的儿子……”卫今歌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未尽的意思,却表露无疑。

    大家都是女人,相对而言,也更加了解女人。

    要说三皇子殿下的生母是个亲情至上的人,别开玩笑了?

    既然不是,那么又夹杂着利益与谋算的亲情,又能有几分?

    说着闲话,没多少时间,便来到无菌室。

    无菌室,卫云靖正等待着,看到白弯弯过来,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

    “虽然我们彼此在天网上见过,但如今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好,我是白弯弯。”白弯弯微笑着看着气息温和,阳光温暖的卫云靖,想到这个人就是银千月的心上人,笑的十分的真诚道。

    “你好,卫云靖。”卫云靖握了握白弯弯的手,“我现在还无法站立,多有失礼,还望见谅。”

    “自家人,不必客气。”白弯弯微笑着打量着卫云靖,见他起色好了很多,便道:“看着气色、精神都不错。”

    “基因崩溃在星际其实并不是无法治愈,只是治愈之后,总维持不了一段时间就会重新爆发,同时治愈的次数越多,维持的时间也就越多。”卫云靖解释道。

    白弯弯听出言下的意思,点点头:“嗯,那你可要早点好起来。”

    “那是自然。”卫云靖应道。

    “对了,没有跟千月通讯吗?我觉得她应该挺想见你的?”白弯弯问。

    卫云靖提起银千月,神色便露出一抹温柔,点头道:“有见过了。”

    “嗯。”白弯弯轻轻应道,想到此次来的目的,道:“你的食铺,还有使用要记得一些原材料,也给我看看。”

    虽然她记得的不多,但多少看过,总归有印象,也许能发现一些。

    卫云靖看了一眼卫今歌,卫今歌立刻调出一份资料给白弯弯。

    白弯弯拿过单子,便认真看起来。

    药剂那一方面的东西,果然作为并非专精此道的她,没能看出什么,于是她专门去看了食物。

    作为一个宅居的地球人,爱看小说,动漫,刷视频,在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很多人都想她一样,懂很多东西,但又不精。

    虽是如此,但关键时刻,也是有一定的用处。

    “鱼?”

    菜品方面没有问题,看着也没有什么有毒素的东西,只是鱼?

    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膳食中食物相克,宅斗也好,宫斗也好,必然要知道鲤鱼与甘草一起是有毒的。

    “鱼有问题吗?”

    卫云靖与卫今歌对视一眼,卫今歌询问道。

    “我知道鲤鱼与甘草一起服用会中毒,但如今的情况,我也无法判断其他东西里,是否有甘草!”白弯弯说道。

    “甘草是什么?”卫今歌问。

    “甘草别名又叫国老,天才,乌拉尔甘草,甜根子,是豆科、属多年生草本,根与根状茎粗壮,是一种补益中草药。”白弯弯道。

    “中草药?”

    几个人都看向白弯弯,带着惊讶道。

    “星际科技发达,在科技之下,很多东西都因此变得简单,甚至可以说粗暴了许多。所以,渐渐的那些古老没用的东西,就被渐渐遗忘,然后没有继承,继而断绝。”白弯弯叹息着说道。

    这一点,在她们那个时候也发生过。

    “就像星际如今制药,以科技直接提取需要的那一部分,然后舍弃不需要的部分,霸道简单。可科技没有发展到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只能徐徐来。中草药,便是在没有科技发展的时候,前人留下来的智慧。”白弯弯说道。

    几个人听着白弯弯所说,脑海之中仿佛勾勒出了一个没有高科技作为仰仗,但是却凭借自身智慧,自强不息的祖先生存画面。

    “怨不得古老姓氏家族一直坚持追寻逝去的一切,那些个对古文化有所研究的人,也都提倡着不管那些古文化对星际有没有用,都应该保存传承下去。”卫云靖感叹道。

    卫今歌附和这点点头:“你说的没错,那些也许在星际没有用的东西,都是前人的,祖先的智慧,它们不应该被我们遗忘舍弃。”

    “唉!”白弯弯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当初我就应多学多记一些东西。”

    几个人看向白弯弯。

    白弯弯叹息着,苦涩道:“我父母有一段时间,逼我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但我生活的环境,叫我觉得这样的举动很是疯狂,甚至叫我窒息,所以从没有怎么用心过。现在啊!”

    想到爸妈,白弯弯叹了一口气,收敛了万千心思,道:“好了,不说这个。你身体在一点一点的康复就好。”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卫云靖看着白弯弯询问道。

    “基本上该运作的事情,我都已经交给大家,只要健健发展起来,一切前景都是好的!至于我……”白弯弯思索道:“我最近卷入了一些事情中,有些事情没有调查明白,估计得先调查一番。”

    “是因为那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女孩。”卫云靖问道。

    “按理来说,她才应该是星际里真正的白弯弯,只是我最近调查到一些别的,有些怀疑她的身份。等这些事情解决,我打算发展影视娱乐做传媒企业的龙头。”白弯弯说道。

    “影视娱乐?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前途?”卫云靖说道。

    “那是以前。”白弯弯笑着说道。

    卫云靖与妹妹看着白弯弯,见白弯弯笑的明亮自信心有章法,便点头道:“行,你若需要的话,便来找我与今歌。”

    “行,若有需要的话,我不会客气!”白弯弯说道。

    这般说着。

    机器人管家禀告有名叫宇文城与苏漫的客人来访。

    “有客人?那我先走了。”白弯弯见两个人的神色微微有些特别,便提议道。

    “弯弯不必如此,这四个人你见见,也是没有关系的。”卫云靖说道。

    白弯弯眸中掠过一抹不解。

    白软见白弯弯不解,一直当小透明的她,悄悄的靠近,小声道:“我们古老姓氏家族,也不是一团紧,其中大致分为两派,一派如我们坚持本家的心念,以白家,玉家,银家,卫家,封家,兰家,柳家,诸葛家,欧阳家为一系,坚持自身,顺应本心。但也有另外一系,他们内里乱的很,随心所欲,没有个章法,这一派以郑,张,李,孙,董,云,文,苏,宇文为一系。当然还有不少古老姓氏并不如同我们的家族一般强大,这一部分大多已经融入星际环境。这来的两个人,一个叫宇文城,是宇文家最年轻的家主,今年也就三十五岁,另外一个叫苏漫,是苏家的年轻一代。”

    说到最后,白软补充道:“这个苏家,是霜主的以前出身的家族。”

    “你的意思是霜主以前姓苏?”白弯弯询问道。

    白软点点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霜主跟苏家决裂,白家因着些什么,将人带了回来。”

    白弯弯静静的听着,偶尔抬了抬头,看到卫云靖,便见卫云靖点了点头,补充道:“苏家因为霜主的缘故,曾经没落了一段,后依附上了宇文家,如今虽然还是一大姓氏家族,但却是宇文家的附庸。”

    “哦。”白弯弯了解了以后,便点点头。

    她目前不认识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利益纠纷,听过也就听过了,心中也生不起别的。

    这边说完。

    那边卫今歌带着两个人朝着这边走过来,踏踏的脚步声,让几个人都看了过去。

    白弯弯立刻就看向了卫今歌身后的两个人,她的视线一开始本被略微走在苏漫前面一点,容貌精致完美,如同漫画中走出的宇文城吸引,可就是眼尾一点余光扫到苏漫,却叫她的视线落在苏漫的脸上,再也移不开视线。

    这张脸……

    “弯弯?”

    卫云靖与卫今歌惊讶中带着询问的喊道,将愣怔出神的白弯弯唤醒。

    白弯弯回神,看到大家都在看自己,笑了一下,也不尴尬的嘻嘻道歉道:“抱歉,想了一下别的事情,走了下神,你们刚才说了什么?”

    “白小姐是看不起我宇文城?”宇文城看着白弯弯,淡淡挑眉,微微斜了眸光看向白弯弯,整个人带着一种勾魂夺魄的邪气轻慢似藏着暧昧于情人耳边呢喃般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你应该对你的外貌自信点!”白弯弯看向宇文城,眼里带着几分欣赏,微笑着问道。

    单就客观角度上来讲,宇文城十分的俊美,那种俊美是一种完美的仿佛造物者线条勾勒出来的完美,像极了从动漫中走出来的真人。

    白弯弯本就喜欢动漫风,面对宇文城,撇开一切身份以及其他,单纯从第一印象与颜值上来看,她就不会讨厌这样的人。

    宇文城脸上的表情窒了一下。

    房间里的其他人抿着唇克制着将手拳成拳头,放在唇边遮掩。

    “白小姐真有意思。”宇文城看着白弯弯,笑的眼神放电,声音酥酥麻麻道。

    “还行,不是很无趣。”白弯弯面对夸奖时,不准备谦虚时,脸皮可以厚到叫你无语的笑着,同时屏蔽宇文城的勾引道。

    “白小姐刚才看着我出神,可是以前见过我?还是我什么地方得罪过白小姐?”就在这时苏漫开口,将已经被带歪了话题,又扯回来。

    “苏小姐跟宇文少爷一样,真是爱乱想。我这不是知道苏家是我家霜主的前身家族,这不看着你,便不免想到了我家霜主,也不知道我家霜主到底做了什么,引得苏家如对待?”白弯弯微笑着语气平静的说道。

    然就如同苏漫的话中,藏着隐秘的银针,白弯弯的话里,同样扎满了隐身的刺。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苏漫说道。

    白弯弯点头,“嗯,已经过去了,若不是苏小姐非得追问一下,我也只是藏在心中想一想,不打算说出来!”

    苏漫脸微微沉了沉。

    “宇文少爷,苏小姐,麻烦以后见到我的时候,别太用心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心思,你们这样一用心,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两位,毕竟我这个人做事从来不多想,说的话,做的事情,单纯的什么意思也没有。”白弯弯带着几分尴尬唏嘘的笑容,继续说道:“我说话做事随心,自然不会去考量旁人怎么用心想,只是烦请两位用心想了就想了,就别当着的面问出来了,没得影响我的心情。毕竟,大家谁也没有比谁低上几分,我总不能堂堂白家弯主,说个话,还要迁就别人,是也不是?”

    一番话,连敲代打,既彰显了不落白家的身份,又贬低了一番宇文城与苏漫,同时还表明了以后这两人面对她的态度。

    “倒是我不会说话了。”苏漫语气复杂道。

    “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受下了。”白弯弯微笑着说道,姿态摆的高傲。

    那般模样,在比对两者之间所做的事情,高下立见。

    一时之间。

    宇文城与苏漫那边,竟然是隐隐有些自己把自己架在了台子上,不知道该怎么顺阶下了。

    苏漫的一句话,白弯弯的一句回应,甚至还隔空打了宇文城一巴掌。

    “哎呀,瞧我们三个人,今天都是来看卫大哥的,我们三人喧宾夺主的像什么话?”白弯弯微笑着看着宇文城,主动递台阶道。

    “难道见到白小姐,竟然一时忘记了。卫少,还请见谅!听说你身体如今大好了,那可真是太好了,等你好了,我们兄弟又可以一起玩耍了。”宇文城微笑着,深深看了一眼白弯弯,接了这个台阶道。

    接下来。

    白弯弯便不再说话。

    她是个跟熟悉的人,闲话还算多的人,但跟陌生的人,是半点也不愿意扯闲话的人,后面就静静的作者,默默的听着,微笑着点个头,应一声嗯,却并不主动说话。

    宇文城与卫云靖说了一番话,几次三番又试探了一番卫云靖痊愈的原因,但都被卫云靖不动声色的挡了回去。

    偶尔想要拉出话题,让白弯弯加入,但某个人却是一副羞涩不会聊天的模样,笑一笑就搪塞过去,叫人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抓的无措感。

    一番没有营养的聊天,宇文城最终选择结束告别。

    卫云靖等人也不留,送走了宇文城与苏漫,然后几人看向白弯弯。

    卫今歌笑着赞叹道:“有你的啊!兵不血刃就怼了宇文城,还叫他以后不敢在你面前在那副模样。”

    “我就讨厌这种人,没有什么的话,非得理解成别人在针对他,讨厌的紧。”白弯弯没好气说道。

    对于宇文城。

    她觉得那张脸不错,但是一接触,以那个人的性格与做事说话风格,她就判断出来,不是一路人。

    “对了,你刚才看着苏漫的神情,可不像你说的那般,发生什么事情了?”卫今歌询问道。

    “是发生了一点事情,不过,我需要印证一下。”白弯弯抬头看向几个看着自己的人,小声道:“我想悄无声息给苏漫做一个全身检查,怎样才能叫她不察觉?”

    “怎么了?”卫今歌问道。

    “怎么跟你们说呢?”白弯弯沉吟了一下道:“我用霜主的脸,跟我父亲白泽的脸,做了一个融合程序,得出了一张脸。”

    说着。

    白弯弯将手环里融合后的脸画像给掉了出来,道:“你们看!”

    “苏漫的脸,与之有七分像,打眼看过去,会被认为是一个人。”卫今歌说道。

    “在我们的家乡,用父亲的脸跟母亲的脸,融合在一起,可以得到一个大概的子女的脸。”白弯弯说道。

    几个人神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苏漫的脸。”白软神色一下阴沉起来,声音沉沉道。

    “你们还记得白家里那个与我一模一样脸的弯弯吗?”白弯弯再问。

    卫今歌与卫云靖带着白软一起看了过来。

    “我让白家的医疗队给其检查过,发现对方体内有一种特殊药剂的残留。不仅如此,根据鉴定,对方不是白家旁系那一对父母的孩子。”白弯弯说道。

    听到这里。

    卫云靖与卫今歌更了解白弯弯一些,心中有些明白。

    卫云靖道:“你怀疑对方的脸,肯有可能的药剂作用?”

    “有这方面的怀疑。所以我想知道苏漫的体内是否有特殊的药剂,若是有这个特殊药剂的作用是作用的容颜上,还是别的?”白弯弯猜测着不确定道。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卫今歌见这件事情的严肃情况,便对着白弯弯说道:“过一段时间,我给你结果,你就别做为了。如今对方只怕也盯上你了,毕竟你突然出现,又与我等关系密切。”

    “好。那就麻烦你了。”白弯弯看向卫今歌,眼睛亮晶晶的充满感激谢意道。

    卫今歌笑笑。

    这边又继续说了一下话,白弯弯看到卫云靖面露疲惫之色,便道:“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好。”卫云靖知道对方是个体贴的人,见自己乏了才这么说,便交代道:“今歌,你好好送送弯弯。”

    “嗯,哥,我知道了。你累了,先去休息吧!”卫今歌说道。

    看着卫云靖去休息,白弯弯、卫今歌、白软三个人才往外面走去。

    “好了,今日我就先回去了。”白弯弯对着卫今歌说道。

    “今日也没有怎么找找招待你,改日等我哥好了,嫂子回来了,在好好招待你!”卫今歌笑着说道。

    “别说见外的话,我是要你们好好招待的?”白弯弯微笑着带着点儿没好气道。

    卫今歌笑笑。

    想到现在的事情,白弯弯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愁绪:“我现在都不好帮助大家。”一大堆的人盯着她,半点也不敢做点其他。

    尤其还有现在的身世等没有查清楚,又爆发出一些别的出来。

    “你已经帮了大家很多,而且我们现在也明白,你那边也是多事之秋。”卫今歌安慰道。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开始忙起来了。”白弯弯说道。

    卫今歌微笑着鼓励:“嗯,加油,有需要就来找我们,我们都在!”

    白弯弯微微一笑,笑容明媚:“嗯,那我先走了,趁着如今闲着,我回去做一份计划。”

    “好,再见。”卫今歌说道。

    白弯弯乘坐上飞艇,便往回走去,一路上因为想事情便没有说话,等反应过来,她看向白软道:“你怎么也一直都不说话?”

    “其实你跟她们是不一样的对吧?”白软问道。

    “什么不一样?”白弯弯没听懂。

    “你知道自己是谁?很清楚对不对?”白软问道。

    白弯弯一笑:“原来是问这个。那是自然,我一直都很清楚我是谁?”

    白软看着笑容明媚灿烂又透着温柔的白弯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哼,我知道了。”

    所以,说到底。

    白弯弯现在所烦恼解决的一切,实际上很有可能是针对白家的阴谋。

    她只是因缘际会成了白家人,然后又因着这张脸,才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是冲着她来。

    越想。

    白软便又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白弯弯只觉得小孩子的情绪多变,一下晴一下阴。

    “小孩子家家,别多想了,尤其是我们女孩子,要开开心心,爱笑爱闹,才会运气好,有人宠的。”白弯弯笑着安慰道。

    白软还是头一次听这样的说法,“所以你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叫自己开开心心的?”

    “嗯。”白弯弯应道。

    “好吧,那我也开心一点。”白软看着白弯弯,觉得对方挺厉害,“苏漫的事情,要告诉家主吗?”

    “不用了。这只不过是我随意弄出来的玩闹之举,谁知道什么情况呢?我们先处理着,处理不了了再说!”白弯弯道。

    “好,听你的。”白软应道。

    正说着。

    两个人的飞艇骤然停了下来,前进中的突然停下,叫两个人身体都晃了一下。

    “主人,有飞艇突然出现,挡住我们的去路。”飞艇智脑禀告道。

    白软立刻调出飞艇智脑屏幕,看到挡住他们的飞艇,语气不好道:“是宇文家的飞艇。”

    “主人,对方提出通讯请求。”飞艇智脑道。

    白软看向白弯弯,“接吗?”

    “接吧?不然,他这么挡着,也不是一回事!”白弯弯语气淡淡说道。

    通讯接通。

    白弯弯看着屏幕之中换了一身衣服,坐在玫瑰花雕刻的美轮美奂的飞艇之中的宇文城。

    “骚包!”白软小声道。

    白弯弯在心中附和着点头,然而面上却淡淡的看着阻拦了她的飞艇,一句话也没有的宇文城,低头看向白软问道:“白软,像宇文少爷这样拦截我们的飞艇,我们是能攻击的吧?”

    那边听到白弯弯声音的宇文城端着红酒的慵懒姿态,猛地认真起来:“白小姐?”

    “可以,弯主。”白软回答道。

    “那边攻击吧!”白弯弯淡漠的说道。

    “白小姐,我没有什么恶意,拦住你的飞艇是想要……轰!”

    那边的话没有说完,信号就断了。

    而挡在他们面前的飞艇,也被轰到了远处,滚了又滚。

    “弯主,我们这样做好吗?”白软询问道。

    “又伤不了他,不过是叫他体会一下,飞艇骤然停顿下来,带来的缓冲。”白弯弯摸了摸系着安全带的胸口,没好气的说道:“还好我习惯性系了安全带。”

    再是星际,科技发达。

    骤然停降的缓冲与反作用里,已经很少,但却不代表没有。

    在这宇文城骤然拦路的姿态,白弯弯没好气的哼道:“霸道总裁看多了吧!”

    “霸道总裁是什么?”白软好奇的问道。

    白弯弯看向白软好奇的眸光,“改天写本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给你看,你就知道霸道总裁是个什么生物了?”

    “好啊!”白软虽然还不知道霸道总裁是什么,但是想到白弯弯说宇文城,觉得一定特别好看,开心的应道。

    两个人玩闹的轰走了宇文城的飞艇,便也不理会,驾着飞艇往回走。

    却说被轰走的宇文城,骤然停降都是有缓冲力,再是弱,也让端着酒杯的宇文城被泼了个正着,顿时整个飞艇里一阵阴沉。

    “城少。”苏漫看着脸色沉沉,整个人散发这危险的宇文城,询问道:“是不是要找人好好教训一下白弯弯。”

    “教训?你拿什么教训?白弯弯是谁?那可是白家如今这一代的摆在了明面上的继承人!”宇文城冷冷的骂道。

    苏漫立刻低头。

    宇文城擦了擦脸上的酒渍,怒极反笑道:“准备一份礼物,以宇文家主的身份约见白家主。我要好好问一问,白小姐是个什么意思?”

    苏漫听出宇文城话中的意思,本能的觉得找白家主只怕也没有用。

    白家人护短。

    遇到事情,不管有理没理,先一致对外,自家有理,往死里收拾对方,自家无理,那也是能放的下身份笑着打圆场的。

    与其去找白家主,或者直接找上白弯弯,还不如私下里动手,好叫对方知道厉害。

    但苏漫不敢说,只能去准备礼物。

    这边。

    白弯弯与白软的飞艇也已经飞回了白家,去调查司野的白平与白肆没有回来,反倒是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的白泽回来了。

    “父亲。”白弯弯高兴的看着回来的人。

    白软看到白泽,乖巧的喊道:“家主。”

    白泽对着白弯弯与白软点点头,这才微笑着道:“出门了?”

    “嗯嗯。去了趟卫家。”白弯弯说道。

    “嗯,你跟他们多走动一下也好,另外学校你选好了吗?”白泽问道。

    “学校的事情,我选好了。但是我听说三大学校似乎为了我,还召见了个会议什么,要不要这么夸张?”白弯弯问道。

    “别管他们。一群人没事干,好不容易有点乐子,便聚在一起闹呢!你是我白家的女儿,想上那个学校就上哪个,不用理会他们!”白泽霸气道。

    “父亲威武。”白弯弯星星眼的夸奖道。

    白泽笑看着女儿敬佩的模样,笑了笑,这时管家白毅上前禀告道:“家主,宇文家家主宇文城此刻在外等候,要想拜见家主!”

    “宇文城?”白软惊讶的喊道,然后一脸对方肯定是来告状,现在怎么办的表情看向白弯弯,挤眉弄眼的又是暗示又是心虚,无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题外话------

    么么,万更,爱你们~~!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l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