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章

小说:窈窕珍馐 作者:缘何故
    十月,江州市的秋天。</p>

    刚下过一场阵雨,空气湿润而冰凉,市区明珠山别墅区,某幢小楼二层,阳台门被轻轻开。</p>

    金窈窕赤脚踏出室外,凛冽的秋风立即汹涌而来,将她质地轻薄的睡袍吹得猎猎作响。</p>

    她拢紧衣襟,任凭身体战栗,视线一寸寸划过脚下明珠山漫山遍野的红枫,脊梁标枪般挺直。</p>

    直到此时,她终于确信,自己好像遇到了一些超出计划的问题。</p>

    **</p>

    如果说这是一场梦的话,那她最后的记忆,大概是一杯产自勃艮第的睡前红酒。</p>

    她年轻时不喝酒,红的白的啤的一概不碰,也不单是因为味道不好,最主要是担心沈启明会不喜欢。毕竟女孩子一旦扯上喝酒,似乎总显得不够淑女,不够温柔,不够像个完美的贤妻良母。因此不光烟酒,其余出格的事物她也是不碰的。</p>

    直到年岁渐长,她才发现酒其实不是个坏东西,沉迷其中当然不好,但适当摄入,却可以让人在疲惫至极时得到一点可供休憩的余地。</p>

    当时是重阳节,她刚拿下又一块奖章,分量极重,属于父亲生前梦寐以求的那种。因此开完庆功会后,她就带着金牌回国给父母扫墓。谁知落地一看,江州的业内同行已虎视眈眈许久,导致刚扫墓结束,她就被接到酒会现场,随即觥筹交错,应酬不断,间或还得招架一些明里暗里打探私生活状况的八卦。</p>

    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刻都没得休息,忙到最后,累到连送上门来的几位小狼狗都懒得招架,好容易才找到机会偷溜。</p>

    顶着微醺的醉意,她还不忘从行李箱拿出父母的遗像,同那块熠熠生辉的奖章一并放在床头。</p>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入的睡。</p>

    等再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这个叫她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p>

    **</p>

    她确信这不是一场恶作剧。</p>

    明珠山别墅区的这幢房子是沈启明跟她订婚时沈家父母送的礼物,她从戴上订婚戒指起住到摘下结婚戒指,当中跨越了无数光阴。她每天在这里生活起居,对这幢房子内的角角落落乃至于每扇窗户外的风景都了如指掌,即便离开多年,也不至于认错明珠山独一无二的壮阔红叶。</p>

    更何况与沈启明有关的一切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心里不可触碰的雷区。虽然多年之后,她内心逐渐强大,最终到了可以不带波澜提起这个名字的地步,可彼时她已威严日盛,身边人反倒会开始去刻意规避一些可能冒犯到她的话题。</p>

    因此断无可能会有人无聊到找来这栋房子当场地戏弄她,更何况,不久前的酒会现场她才听忘记哪位阔太提起,沈启明在自己离开以后并没有搬离这里。</p>

    虽然不清楚对方不搬家的原因,但沈启明那个一板一眼的性格倘若都能配合别人恶作剧,地球估计也距离毁灭不远了。</p>

    金窈窕掏出手机,是已经被淘汰很久的型号,亮起的手机界面上清晰浮现出沈启明的侧脸照和当下的年份时间,她盯着那串数字,黑屏亮屏,反复几次,终于遵从本心,翻出一个已经很多很多年不曾播出的号码。</p>

    嘟声响起,不过三次,就换成了一道带笑的嗔骂:“臭丫头,还知道给你妈打电话呀!”</p>

    一瞬间世界天昏地暗,像被抽干了空气,金窈窕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呼吸:“妈?”</p>

    “窈窕?”可能她声音太哑,那头的母亲被吓了一跳,慌张起来,“你怎么了?哭了?哎哟!是不是看到今天报纸又胡思乱想了你?妈跟你说,妈看人很准的,沈启明肯定不是那种会在外头勾三搭四的人,男人在外面拼事业免不了被乱讲,你都快跟他结婚了,别成天胡思乱想……”</p>

    果然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金窈窕头一次发现自家母亲的絮叨那么好听,她沉默地听了老半天才舍得打断:“妈,别说他了,我爸呢?你俩最近过得好吗?身体怎么样?”</p>

    “?”金母语气带着迷茫,“你这孩子,今天怎么傻乎乎的,被敲闷棍了啊?咱们前几天不是才见过面吗?我跟你爸好着呢!”</p>

    果然是亲妈才能说出来的话,金窈窕也低头笑了一会儿,才轻轻开口:“妈我想你了,我真的好想你们。”</p>

    金母被她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好半天才有点感动地软下声音:“妈也想你,天天都想着你呢。”</p>

    金窈窕眺望着满山红叶,抬手揩了下眼角:“那我今天能回家住吗?”</p>

    “这有什么不行的!”金母立马乐了,“你天天回来都行,回来吃晚饭吗?妈这就让阿姨买菜去!”</p>

    **</p>

    挂断电话,金母高兴地连连在原地踱步,还不忘招呼下楼的丈夫:“老金,窈窕说今晚要回来住!”</p>

    金父背着手,声音中气十足:“回来就回来呗,又不是多久没见了,你至于这么欢天喜地?”</p>

    金母白了丈夫一眼:“你这人,什么叫又不是多久没见,窈窕订婚以后回家得越来越少,我欢天喜地一下怎么了?”</p>

    金父嘁了一声:“她都快结婚了,结了婚就该多照顾小家庭,老回娘家像什么话。”</p>

    金母不理他,叮嘱完阿姨去买菜后,絮絮叨叨地翻起了冰箱:“窈窕最喜欢吃秃黄油,我今晚得赶紧准备起来……”</p>

    一起身,才发现丈夫已经站在了身后,她没好气地问:“干嘛?”</p>

    金父一屁股把她挤开,不苟言笑地挽起了袖子:“你做的秃黄油那还能吃?别给闺女吃吐了,这是我的招牌菜,起开。”</p>

    **</p>

    金窈窕捏着手机站在冷风里,中指被订婚戒指硌得生疼,她举手垂眸,终于彻底相信自己回到了二十四岁。</p>

    二十四岁,父母健在,她还没跟沈启明结婚,多好的年纪。</p>

    如果说这是一场梦的话,那就再也不要醒来吧。</p>

    **</p>

    在感觉自己要冻感冒之前,金窈窕扶着从醒来起就有点眩晕的额头转身回到房间。</p>

    这是一个有些神奇的世界,目光所及,皆是粉嫩——缀满蕾丝边拢着罩纱的粉色立柱公主床、床边铺着的粉色羊绒地毯、天花板粉白色的羽毛灯、墙上粉色的窗帘……推开一扇移门,踏进粉色的衣帽间,她在斜靠一角的粉色洛可可风穿衣镜里看到了自己。</p>

    年轻的、漂亮的、找不到一根皱纹的,哪怕十万块一组的超声刀都无法回溯的满是胶原蛋白的脸。</p>

    她套着件粉色公主风睡袍,顶一头多年前偶像剧里女主常见的土黄色卷发。色泽如何暂不评价,反正睡过一觉后,这头卷毛已变得干枯毛糙,随意支棱,蓬松无比,让镜中的她看上去就像一只不幸的草泥马被困在娘气冲天的粉栅栏里。</p>

    但这样浮夸的配搭,竟也硬生生被她纤细的身段和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穿出几分美感来。</p>

    金窈窕靠近几步,与自己对视,镜子里的少女鲜嫩得像颗白里透红的水蜜桃,唯独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澄澈瞳孔深处闪烁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锐利。</p>

    她眼珠一转,挪向右侧,镜框上贴了张边角满是碎花的便利贴,上头一行娟秀的字迹——</p>

    【早饭半个苹果,午饭蔬菜沙拉,晚饭千万别吃!目标体重40KG,只差最后1kg,加油!】</p>

    金窈窕:“……”</p>

    她瞄了眼镜子里一米六九的自己。</p>

    尼玛,怪不得从醒来开始就头晕目眩,眼前发黑,她还以为自己生病了,感情是饿的。</p>

    想到自己多年后三五不时犯的胃病,金窈窕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想到干出这种蠢事的居然是自己,她又连生气的力气也没有了。好在转念一想,她很快释然,毕竟自己干的蠢事又不止这一件两件。</p>

    因为觉得自己个头太高不够小鸟依人就拼命减肥,因为天生嗓音有些沙哑不够甜美可爱就努力慢吞吞娇滴滴说话,因为想让自己看起来淑女,不管适不适合的打扮都往自己身上套,毕业那么多年,也从没想过自力更生,满脑子只有怎么妥帖照料好沈启明的衣食住行,恨不能把“贤妻良母”四个字刻在脸上。</p>

    清醒之后,回头再看,只能感叹爱情真是个奇妙的玩意儿,竟然能让人将自尊都踩在脚底。</p>

    **</p>

    金窈窕实在不想看自己这幅德行,挑了个花边好歹简单些的皮筋儿把头发扎好,翻找完整个衣帽间,才找到一件宽松的白色毛衣。比较无语的是她发现自己竟然连一条裤子都没有,仔细回忆才想起自己年轻时确实一年四季都是光腿穿裙子的。</p>

    她只好忍耐着挑了一件最厚实的的针织裙,然后翻出现金信用卡驾照身份证,将有价值的珠宝手表也收拾进一个迷你双肩背里。提着外套刚打开门,她就嗅到从楼梯口传来的食物香气。</p>

    循香下楼,渐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家里的两个阿姨正在闲聊,似乎听到动静,其中一个抬头朝她看了过来,随即很有些责怪地开口:“窈窕哦,你今天怎么睡这么久,再晚一点启明都该下班回来了。”</p>

    说话的是王阿姨,她是一手带大沈启明的老保姆,资历颇深,在家也很有长辈做派,对金窈窕说话向来是这个调调。</p>

    金窈窕以前觉得对方可能是相处太久,已经把沈启明当做了亲生儿子对待,所以才会这么不把她当外人。但现在看来,人家跟沈启明本人说话时倒是体贴温和,很有分寸的。</p>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自己倒追沈启明十几年,自己都不把自己当回事,哪还能指望外人把她当盘菜呢?</p>

    客厅挂钟指向下午四点整,按照她以往的作息,三点就该结束午睡,开始给沈启明准备晚餐了,王阿姨不满的就是这个。</p>

    金窈窕这会儿饿得够呛,瞥了似乎还想说教几句的王阿姨一眼,也懒得搭理,径直去了厨房。</p>

    王阿姨被她余光扫过,顿时一愣,随即跟另一位阿姨面面相觑,虽不明就里,气焰却本能矮了三分。</p>

    “她怎么了这是?”王阿姨心里有点惴惴,“是不是嫌我说话太不客气了?”</p>

    “不至于吧,窈窕挺好说话的……”另一个阿姨也踟蹰起来,想了想道,“可能还是因为沈总今天的那个新闻在生气吧。”</p>

    **</p>

    厨房里肉蛋蔬菜早已经洗干净整整齐齐摆在了中岛,只等金窈窕动手。这倒不是王阿姨她们懒惰,只是她们的厨艺跟金窈窕差别太远,沈启明又被投喂了十几年,早养出了刁钻的胃口,口味一般的饭菜根本入不了法眼。</p>

    从这一点上,金窈窕觉得自己是要感谢对方的。金家虽然经营餐饮企业,她父亲思想却很老派,哪怕只有一个孩子,也从来没有要培养女儿继承衣钵的想法。</p>

    她的一手厨艺,可以说百分之九十都是为沈启明而提升。</p>

    只可惜年轻时的她眼界太窄,身怀巨宝,却只想用它当一个贤妻良母。</p>

    金窈窕找到香气来源,打开锅盖,发现里面原来是正在沸腾的海鲜粥。粥米熬得粘稠软糯,在微火的满煨里咕嘟着小而细密的气泡,看状态少说熬了三四个小时,大约是自己午睡前炖上的。</p>

    她找了个长勺搅了搅粥底,依稀分辨出里头放了海参和干贝,还有咸鸭蛋黄。</p>

    差不多了。</p>

    金窈窕起了口小锅,丢进几个虾头熬油。刚才被煞了威风的王阿姨谨慎地探头进来,看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做起了饭,终于安心地进来搭下手,不过态度还是比往常显得小心一些,没话找话地奉承金窈窕:“今天这粥熬得真不错。”</p>

    金窈窕切着葱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p>

    王阿姨看了她一眼,莫名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赶紧把活儿接过,扯着笑又开口:“唉,窈窕啊,你不要老去看那些记者猜来猜去瞎写的东西。人家外人不知道,咱们还能不知道吗?宁萌只是启明的助手而已,带着她参加的那个慈善宴会也只是商业活动,这很正常啊。更何况,我从小带大启明,还能看不出来嘛?启明别说对宁萌没那个意思,平常外头别的女人,也没见哪个能让他看在眼里,你是启明堂堂正正的未婚妻,都要结婚了,何必吃这些没头没脑的醋?”</p>

    金窈窕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安慰,愣了愣,不明就里地拿出手机搜索,才发现临江本地的门户网站今天最热门的新闻。</p>

    新闻内容虽然在庆祝临江市慈善大会的召开,配图放的却是沈启明的照片。沈启明向来抓镜头,即便在人潮济济的红地毯,也能轻易让人第一眼只捕捉到他,抓拍画面里的他英俊得几乎让周围一切失去颜色,这一切当然也包括紧紧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伴。</p>

    这女伴不是金窈窕,是他的得力助手宁萌。</p>

    沈启明是近几年金融界炙手可热的新贵,又长着这样一张得天独厚的好脸,虽然认真说来是个商人,关注度却恐怕是一些普通明星都比不上的。这种公开场合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伴,想也知道会被记者怎样猜测了,金窈窕看得好笑,原来自家母亲电话里说的别多想指的是这个。</p>

    当然母亲劝的也没错,年纪小的时候她确实喜欢多想。因为宁萌虽然只是沈启明的工作助手,却丝毫没有掩饰过自己对沈启明的爱慕。</p>

    不过即便宁萌表现得那么明显,沈启明也从来没有过要跟她避嫌的意思,还三五不时带着她出席各种公开的商业活动。比起宁萌,反倒是金窈窕这个正牌夫人的名字,很多人在他们离婚之前甚至从没听过,就像圈内许多合作伙伴也在参加婚礼之前从不知道沈启明已经订婚一样。</p>

    金窈窕当然对此不满,却很少会说出口。她当初以为那是自己体贴,但离婚多年的今天,她越发看清,那其实只是一个穷光蛋卑劣的胆怯。</p>

    因为贫穷到不敢失去一点点哪怕是假象的平和,她甚至胆怯到从没问过沈启明喜不喜欢自己。</p>

    可能自欺的同时,她内心角落也保有着最后一丁点被刻意忽略的理智,知道答案会让自己崩溃吧。</p>

    搞笑的是离婚的时候她以为宁萌会很快成为名正言顺的下一任沈夫人,结果那次回国的酒会上,却听说对方依然还是个助手,就跟那么多年来在自己面前的显摆全是说着玩儿的似的。</p>

    真的太惨了,金窈窕作为第二惨的尖子生,都忍不住为她鼓掌流泪。</p>

    因此这则可能会让过去的她胡思乱想的新闻,在如今的她看来就完全成了《跳火坑女子的悲情一生》,看完除了叹口气,她甚至连评价的兴趣都没有。</p>

    王阿姨就跟要靠说话才能喘气似的,口中劝个没停,还不忘互动:“窈窕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你不气了吧?”</p>

    金窈窕专心地把熬好的虾头油浇进锅里:“当然不气。”</p>

    金黄色的虾头油翻涌着放肆的香气,融合着原本就很出色的海鲜粥,成功让王阿姨停住声音,凑上前来。</p>

    她嗅着香味啧啧赞叹:“不气就好。窈窕啊,要说做饭,那还得是你,我不夸张地说,你是我见过的人里手艺最好的一个!”</p>

    金窈窕:“我知道。”</p>

    要不金奖怎么偏给她拿到手了呢。</p>

    王阿姨:“……”</p>

    王阿姨沉默了两秒,干笑着说:“还有今天这个粥,启明肯定也喜欢,至少要喝两碗。”</p>

    金窈窕把剔好的虾身蟹黄蟹肉丢进滚粥,翻搅两下,语气高深莫测:“他肯定喜欢,也得有那个喝两碗的命啊。”</p>

    “……”王阿姨觉得今天金窈窕好像特别不想聊天,特别不好相处,站在旁边不由重新不安起来:“……窈窕啊,这个虾和螃蟹是不是应该晚点再放啊?”</p>

    金窈窕:“不会,现在刚好。”</p>

    是吗?虾煮久了不是口感会老吗?不是应该等沈启明进家门的时候再放比较好吗?可是金窈窕的手艺肯定又比自己权威,她都说了刚好……</p>

    王阿姨陷入对自己厨艺的质疑里,就见金窈窕已经把案板上切碎的葱末一把撒进了粥锅。</p>

    王阿姨直接惊呼出声,这个她再不懂也知道肯定是喝粥前才能放的!</p>

    金窈窕听她惊叫,扭头看去。</p>

    王阿姨与她对视,语气虚弱:“……葱好像也放早了。”</p>

    却见金窈窕已经取出一枚小碗,朝里盛起了粥。</p>

    王阿姨:“……?”</p>

    金窈窕尝了一口:“不早,刚好。”</p>

    王阿姨有些茫然:“你怎么先吃了?”</p>

    金窈窕慢条斯理地吹着气:“因为我饿。”</p>

    王阿姨:“那也应该等启明回来一起吃饭啊。”</p>

    金窈窕:“不了,我吃完还要出门。”</p>

    “出门?你不做晚饭吗??”王阿姨慌了,“……那启明回来吃什么?”</p>

    浓醇的粥米包裹着新鲜微甜的虾身蟹肉,金窈窕嚼碎已经被煸炸得酥松咸香的虾头,平静地给她出主意:“他可以吃你们烧的饭。”</p>

    王阿姨有点崩溃:“不是,启明他不爱吃我们烧的味道!”</p>

    金窈窕点点头:“那就让他饿着,饿两顿就什么毛病都好了。”</p>

    王阿姨:“……………………”</p>

    **</p>

    晚餐时分,沈启明踏进家门,脚步如风,也不管身后缀着的两个客人。</p>

    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的停下了脚步,一边递出外套,一边皱眉看向了不远处的餐桌。</p>

    “阿姨。”他叫住王阿姨,“今天的菜是你们做的?”</p>

    王阿姨尴尬一笑,尽在不言中。</p>

    沈启明目光朝楼上扫了一眼:“窈窕今天没做饭?”</p>

    王阿姨诚实回答:“做了,她做了锅粥。”</p>

    “哦。”沈启明也不生气,点点头,抬手解开衬衫的纽扣,“那我不吃菜了,给我盛碗粥就好。”</p>

    王阿姨欲言又止地看着他。</p>

    沈启明反应了一下:“……粥怎么了?”</p>

    王阿姨:“……窈窕喝完了。”</p>

    沈启明:“全部?”</p>

    王阿姨:“剩下的连锅端着出门了。”</p>

    沈启明:“?”</p>

    那我今晚吃什么?</p>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心阁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https://www.wxgxs.la All Rights Reserved